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科研  -->  统计科研  -->  科研成果

科研成果

 

关于进一步扩大广东居民文化消费的看法

冯位东 冯文鹏

 

    文化消费是人们解决衣食住行等基本温饱后的一种更高层面的消费活动。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广东居民精神生活消费特别是文化消费也在不断增长,但城镇居民人均文教娱乐服务支出(未包括教育支出)比重仍然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也落后于江苏。作为经济和文化大省,广东如何进一步引导和扩大居民文化消费,值得探讨。据此,谈谈个人的一些粗浅看法。

一、支撑居民文化消费的条件日益改善

改革开放30多年来,广东经济持续快速增长,文化产业快速发展,支撑居民提升文化消费水平的物质基础日益夯实。

(一)文化消费经济基础日益厚实。2014年,广东生产总值67792.2亿元,占全国的10.7%,占世界份额的1.4%;人均本省生产总值63452元,按平均汇率折算为10330美元,按照世界银行标准,已经居中高收入国家中等水平。快速的经济发展,为居民扩大文化消费提供了坚实的物质保障。

(二)居民收入水平和消费能力快速提升。2014年,广东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人均消费支出分别32148元和23611元,比1978年分别实际增长12倍和8.2。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2245元,人均生活消费支出10043元,分别比1978年实际增长11.5倍和8倍。近年来,广东居民文化娱乐服务支出占家庭支出比重已越过10%。文化消费日益成为居民消费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居民文化素质提高。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显示,广东15岁以上平均受教育年限为9.6年;据测算,2014年广东15岁以上平均受教育年限已达到10年以上。此外,据广东省高校就业指导中心负责人介绍,2014年广东应届高校毕业生达47.2万人,还有近30万省外高校毕业到粤谋求就业。居民教育水平的整体提高为文化消费奠定良好文化基础。

(四)居民文化消费需求领域不断扩大。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改善,居民在教育、文化娱乐、旅游等多层次文化需求逐步上升,特别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的渗透诱导下,以博客控、手机控、微博控、微信控、电商购物狂、物联网等新消费模式已呈现,引导文化消费升级,消费领域呈现多样化。2014年,广东图书馆总流通7657万人次,书刊外借 3848.3 万册次,人均藏书0.59册,人均购书费1.74 元;群众艺术馆、文化馆(站)共举办展览7979个,组织文艺活动47791次,举办训练班45111个;博物馆举办陈列、展览 1404个,参观人次4021万人次;艺术表演团体全年演出46980 场,平均每团演出 145场,观众2742万人次。全年全省接待过夜游客3.2亿人次,增长5.9%;经广东口岸出境旅游8175.8万人次(含内地居民赴港澳台和外国);经广东口岸出国旅游865万人次,其中广东居民出国旅游765.9万人次。旅游业增加值达4200亿元,约占全省GDP比重6.3%

(五)文化产业体系初步形成。广东历来重视发展文化产业。2004-2014年间,广东文化、文物、体育、广播电视、新闻出版等公共文化财政支出由44.3亿元激增到168.2亿元,年均增长14.3%;人均公共文化财政支出由49.0元增加到157.4元,年均增长12.4%;有线广播电视入户率由2004年的59.7%提高到2014年的91.5%,互联网普及率由13.0%提高到68.5%。文化产业快速发展。据2013年全国第三次经济普查显示,广东文化及相关产业法人单位10.4万家,位居全国之首,占全国比重从2008年的10.7%上升到2013年的11.4%,初步形成了以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文化艺术、文化信息传输、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文化休闲娱乐、文化会展、文化产品和用品制造等比较齐全的产业体系。2014年,广东文化及相关产业法人单位增加值3552.3亿元,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5.2%,成为全国7个超过5%的省份之一。

二、制约文化消费快速增长的主要因素

数据研究表明,当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时,文化消费会呈现快速增长;当人均GDP接近或超过5000美元时,文化消费则会进入“井喷时代”。2008年,广东人均GDP突破5000美元,文化消费并没有进入快速增长阶段;2014年人均GDP超过万美元,居民文化也没有出现井喷景象。究其原因,主要受收入水平、文化产品有效供给、市场机制影响。

(一)中低等收入阶层居民收入水平仍然相对较低。30多年来,广东居民收入大幅攀升,但中低等收入阶层居民收入水平仍然相对较低。此外,一些原来由国家统包的城镇居民社会福利(诸如医保、养老、住房等)因制度改革没有跟上形势发展需要,个人负担比例明显提高,支出压力增大,一定程度上抑制居民文化消费,文化消费潜在需求未能较好地转化为有效需求。

(二)文化产品有效供给不足。文化消费不但取决于居民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也取决于文化产品供给。随着社会进步,居民文化消费需求也发生了改变。目前,居民文化消费层次正由过去较低层次的消遣型、娱乐型向高层次的知识型、发展型、智能型方向发展,健身、旅游、展览、艺术收藏、艺术培训等成为居民文化消费重要组成部分。文化消费主要对象正在发生代际转换,以‘90后’‘00’后为主体的新一代追求的个性化的文化消费,更加注重文化消费的个性体验。此外,广东是一个外来人口大省,新一代广东居民来自天南海北,教育程度、经济社会条件、家庭背景和职业的差异较大,对文化消费的需求呈现多样化,如对戏曲的爱好,祖籍在东北的喜欢二人转、在北京喜欢京剧、在河南喜欢豫剧等。虽然广东文化产业发展较快,但与上述文化消费需求还有一定差距,难以满足居民日益增长多层次多样化的文化消费需求。

(三)文化消费市场机制有待进一步完善。市场化程度低,文化产品定价机制尚不健全,许多文化产品,如电影、文艺演出等定价偏高,超出了普通消费者的承受能力。消费者需求信息和厂商供给信息流动不畅,文化产品供应盲目。文化领域法律法规不健全,立法盲点较多且相对滞后,内容也不能完全适应客观现实的需要。随着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文化行业出现了很多新业态尚无科学客观的法律认定,如网络文化消费、网络文化版权保护就出现无法可依的情况。此外,文化消费涉及层面广、单位多,往往跨部门、跨行业、跨地区,迫切需要一部统筹文化发展全局的法律法规。

三、进一步扩大广东文化消费的意见建议

   文化是软实力,对增强一个国家或地区综合竞争力至关重要。正视文化消费不足,多措并举提升文化消费水平当是小康社会建设的重要内容。

  (一)大力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当前,面对经济运行面临下行压力,广东应当坚持大胆改革创新,积极探寻产业转型升级新路子,加快推进经济结构优化调整,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为居民收入稳步增长创造良好经济环境。要大力推进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不断调节不同阶层居民收入水平,切实提升居民收入水平。要建立更加公平和可持续的社会保障体系,打造民生之安全网,减少居民的后顾之忧。

(二)引导居民树立科学的文化消费观念。文化消费需求是人的更高层次的精神需要,与教育和艺术熏陶密不可分,离不开精心培育和有效引导。政府部门应大力发展教育事业,提高居民的整体文化水平。通过学校教育、家庭培养、广泛宣传等方式,引导居民树立科学的文化消费观念,逐步形成乐于文化消费、享受文化消费的良好氛围。

(三)加快文化产业转型升级。加强政策引导,加快文化产业的转型升级,鼓励企业公司化、规模化、连锁化、品牌化发展,支持企业提升品牌形象和市场竞争力;鼓励以资金、资源为纽带实施跨区域兼并重组,提高产业市场集中度,增强行业整体竞争力。着力解决服务层次偏低、服务种类单一、服务功能偏弱等问题,由满足居民基本生活需求向提供高品质消费服务拓展,推进生活性服务业科学发展、内涵发展。着力解决文化产品单一,科技含量不高,创新力不足等问题。

    (四)营造良好的文化消费市场环境。继续加大公共文化基础设施投入力度,提高文化活动站的覆盖面,合理布局图书馆、文化馆、科技馆、博物院、文化广场、社区文化设施等,创造文化消费环境。提高有线电视覆盖率、加快互联网普及率力度,打造信息流动新干线。加强对文化产业新业态的研究,不断完善相应的法律法规,建立一套科学、合理、完善的法律法规体系。加大对文化消费市场的市场环境治理,切实保护版权著作权等,为文化消费市场建设提供政策保障。创新经营管理模式,通过完善文化交流平台,加强重点文化创意园区建设,扩大其辐射示范作用。加强宏观管理,避免恶性竞争,合理制定文化消费品价格。以文化引领制造、商贸流通,延伸服务领域,增加服务模式。坚持以创新引领广东文化产业繁荣发展。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