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科研  -->  统计科研  -->  科研成果

科研成果

 

积极推动广东经济向高质量发展转变

杨少浪

    党的十九大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中国发展的行动指南,确定了分两步走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宏伟目标,明确了未来几年中国的经济政策方向。今年3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广东代表团审议时要求:广东要在构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体制机制、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上走在全国前列。广东作为全国经济发展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围绕上述目标,深入学习和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提高政治站位,积极推动经济向高质量发展转变。

     一、“四个走在全国前列”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广东的具体要求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特殊时刻,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提出“四个走在全国前列”的新要求,是总书记赋予广东在新时代的新使命,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广东的殷切期望和要求,是广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新起程。

构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体制机制,讲的是经济社会科技各个方面带全局性、根本性的问题,要求广东经济领域一定要走高质量发展的道路,要在落实新发展理念方面结出丰硕成果。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讲的是如何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希望广东能引领世界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潮流。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就是期望广东要有全球战略眼光,要善于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利用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讲的就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充分体现中国共产党建党的根本目的和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一定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精神,以新的更大作为,为开创广东工作新局面提供更多、更科学的数据支撑。

      二、充分认识广东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和面临的挑战

   (一)广东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变,是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近十年来,广东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增长已经从2008年的10.4%回落到2017年的7.5%,处于个位数的增长区间,想要再回到两位数以上的高增长已经十分困难。2017年广东GDP总量为89879.23亿元,人均GDP达81089元(折合12871美元),按照世界银行的定义标准,已经进入中等偏上高收入经济体行列,并进而向更高水平的历史阶段迈进。在这种情况下,经济结构就是从总量扩张向结构优化转变,发展动力就是从依靠资源和低成本劳动力等要素投入向创新驱动转变。事实上,广东经济已经发展根本性变化。2017年,广东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52.8%,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49.3%,比2008年分别提高了8.8个及3.9个百分点。目前,广东经济体量大,每增长1个百分点都不会是十分容易的事。

    (二)广东经济向高质量发展面临许多挑战。改革开放四十年,凭借着地缘、政策等优势,广东经济连续29年居全国第一位,占全国的比重达到10.5%,经济发展积累了许多成功的经验,形成了许多好的体制机制,但是,进入新常态,经济环境已经发生转变。从产业、需求、供给和三大指标变化看,广东经济发展将面临如下挑战。

    1.从产业角度看。如果以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为界,近九年来,广东经济增长速度呈一路下行的趋势。2017年与2008年比,GDP回落了2.9个百分点,其中:第一、二和三产业分别回落了0.4个、4.9个和1.2个百分点。与过去30多年不同,进入新常态的广东工业、批发零售业、金融业等增长均出现全面回落,建筑业和住宿和餐饮业则处于低增长区间运行。近三年来广东经济增长,主要依靠第三产业,尤其是金融业、房地产业和其他服务业的拉动。2017年广东第三产业的贡献率达到58.2%,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2.从三大需求角度看。消费需求尚难以替代投资需求,并形成巨大的拉动力。近年来广东消费缺乏热点,对经济的拉动力减弱。2016年广东最终消费对GDP的贡献率和拉动率为50.6%和3.8%,分别比2010年下降了2.9个百分点。投资需求的作用在2009年达到顶峰后,已经开始逐年回落。2016年广东资本形成对GDP的贡献率和拉动率为47.7%和3.6%,分别比2010年上升了1.5个百分点和下降2.2个百分点,并分别从2011年的48.8%和4.9%开始呈逐年回落。净出口对广东经济的作用力在削弱。2016年广东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GDP的贡献率和拉动率分别为1.7%和0.1个百分点,分别比2011年低0.3个和0.1个百分点。

    3.从要素供给角度看。资本成为经济增长的强大动力。2016年,资本对GDP增长的贡献率高达74.8%,而人力资本劳动对经济的贡献率大幅下降至7.2%,技术对经济所发挥的作用仅为18.0%,与2010年劳动和技术分别为13.1%和27.6%相比较,分别下降了5.9个和9.6个百分点。劳动力低成本优势已经削弱。广东是人口大省,2016年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比重为74.2%,已经从2013年的最高峰77.2%开始下降,65岁及以上人口比例从2010年的6.8%上升到8.6%,上升了1.8个百分点。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在减弱。虽然广东区域之间经济发展的阶段不同,但支撑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已经由生产能力大规模扩张转向提高劳动生产效率,依靠高强度投入铺摊子的空间越来越小。2016年,广东全员劳动生产率为127234元/人,仅为江苏(159934元/人)的79.6%。经济增长潜力逐渐降低。通过对1978年至近期GDP增长数据进行HP滤波分析,结果反映近期的经济增长潜力在降低,已处于7.5%的个位数以内,这与发达国家所经历的过程类似。

    4.从“三大经济指标”与GDP增长的数量关系看。投资与GDP的弹性系数发生了变化。2006-2015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对GDP增速的弹性系数基本在1以下,而且除个别年份外,呈逐年下降趋势。“十一五”期间,固定资产投资每增长1个百分点,GDP平均增长0.71个百分点;“十二五”期间,固定资产投资每增长1个百分点,GDP平均增长0.53个百分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与GDP的弹性系数发生了变化。2006-2015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与GDP增速的弹性系数也小于1,在0.50-0.92之间波动。“十一五”期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每增长1个百分点,GDP平均增长0.73个百分点;“十二五”期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每增长1个百分点,GDP平均增长0.68个百分点。货物净出口与GDP的弹性系数也发生了变化。从2006-2015年的数据看,海关统计的货物净出口增速与GDP增速的弹性系数波动较大,与GDP的相关程度偏低。“十一五”期间,货物净出口每增长1个百分点,GDP平均增长0.79个百分点;“十二五”期间,货物净出口每增长1个百分点,GDP平均增长0.57个百分点。

    三、积极推动广东经济向高质量发展转变

  (一)必须始终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全面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稳中求进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适应当前宏观经济形势变化作出的正确判断,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是保持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适应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必然要求,是遵循经济规律发展的必然要求。我们要全面贯彻落实以新发展理念为主要内容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先后对广东所作的重要讲话精神,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通过科学技术的创新,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改造和提升传统产业,促进生产要素从低质低效领域向优质高效领域流动。要推出更多更加宽广优质的产品,以满足人们消费需求的提升,稳步提高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要保持财政政策的稳定性,加大财政支出对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稳住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水平。要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和生产性服务业,促进互联网+服务业发展,促进金融与实体的互动发展,更好地提高第三产业比重,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努力在质的大幅提升中实现经济总量的有效增长。

  (二)必须特别关注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尤其是全员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广东工业生产从改革开放初期的简单加工到制造再到当今的创造,创新不断带动广东工业全员劳动生产率提高。2016年广东规模以上先进制造业全员劳动生产率高出全部规模以上工业13.0%,高技术产业中的信息化学品制造、医药制造、航空航天器及设备制造全员劳动生产率分别高于规模以上全部工业9.8%、67.3%、103.7%。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人均资产与全员劳动生产率相关系数为0.92,秩相关系数达0.83。其次是提高劳动力质量。改革开放初期,广东劳动力小学及以下学历占绝对份额,随着科教兴省及人才强省战略实施,广东劳动力水平高中及以上学历人数占比不断提高,特别是大学专科以上学历的从业人员,2015年占比达到17.3%,劳动力质量的提高有力地支撑了广东劳动生产效率的提高,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第一资源。

  (三)必须落实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各项重点任务。坚持观大势、谋全局、干实事,充分发扬“敢为人先”的改革创新精神,始终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作为解决广东区域发展不平衡的第一责任,通过创新把广东的农业、工业和建筑业发展推进到一个更新、更高的水平上。坚决打好化解各种金融风险和债务,落实精准扶贫,搞好环境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继续推进行政管理、对外开放等各个领域的改革开放,充分利用好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就能不断释放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从而增强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就一定能推动广东经济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并顺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

 

 

 

 

 






 

相关链接: